• 沃特玛深陷困局 坚瑞沃能迎来“至暗时刻”

    2018-12-06 14:35:09

    10月12日晚间,坚瑞沃能发布第三季度成绩预告称,估计前三季度净赢利至少亏本29.44亿元。与此一起,坚瑞沃能还称,坚瑞沃能及控股股东、董事长郭鸿宝,董事、时任总经理李瑶,

      10月12日晚间,坚瑞沃能发布第三季度成绩预告称,估计前三季度净赢利至少亏本29.44亿元。与此一起,坚瑞沃能还称,坚瑞沃能及控股股东、董事长郭鸿宝,董事、时任总经理李瑶,财务总监张建阁被深交所给予揭露斥责的处置,副总经理、董秘李军被给予通报批评的处置。深陷负债泥沼 坚瑞沃能迎来“至暗时间”据了解,此次坚瑞沃能及相关当事人遭深交所揭露斥责,首要是因为成绩批改严峻滞后等违规行为,具体表现在以下两个方面:(一)2018 年 1 月 30 日,坚瑞沃能发表《2017 年度成绩预告》,估计归属上市公司净赢利50,000 万元至 62,500 万元。2 月 27 日,坚瑞沃能发表《2017 年度成绩快报》,估计净赢利为 52,207 万元。4 月 14 日,坚瑞沃能发表《关于 2017 年成绩快报批改的提示性布告》,估计净赢利为亏本335,000 至 375,000 万元,批改的首要原因是对全资子公司沃特玛商誉全额计提减值。4月20日,坚瑞沃能发表《2017 年度成绩快报批改布告》,估计净赢利为亏本 368,947 万元。4月26日,坚瑞沃能发表《2017年年度陈述》,经审计净赢利为亏本368,413万元。证监会以为,坚瑞沃能成绩预告、成绩快报发表的净赢利与年度陈述比较,盈亏性质发作改变 且存在严峻差异,成绩批改严峻滞后。(二)2018年4月13日至4月26日期间,坚瑞沃能控股股东、董事长郭鸿宝所持部分股票被质权人以会集竞价方法在公司定时陈述发表前三十日内强制平仓卖出,减持股票数量算计1,838.34万股,金额算计8,040.86万元。此外,坚瑞沃能自4月4日起发表《关于控股股东股票质押式回购买卖拟违约处置的风 险提示性布告》,郭鸿宝4月13日至4月25日期间发作的平仓减持,间隔其初次发表危险提示性布告缺乏十五个买卖日,触及股份数量1,795.39万股,金额算计7,870.18万元。需求指出的是,坚瑞沃能的烦恼远不止于此。9月29日,坚瑞沃能布告称,在工信部配备工业开展中心下发的相关文件中,全资子公司沃特玛出产的动力电池产品因故障率较高被列入所要求的安全隐患排查范围内。而这现已是沃特玛第2次被工信部点名。(9月4日,工信部就曾发文点名沃特玛电池)10月9日,坚瑞沃能发表了最新诉讼和裁定发展,首要都为欠款及债务违约,其间,4项诉讼发展状况皆为败诉,一起,还收到23项新增诉讼。10月10日,坚瑞沃能还布告称,全资子公司沃特玛及其部属子公司名下新增 17 个银行账户被冻住,本次触及冻住金额为 549.03 万元。别的,沃特玛及其部属子公司相关固定财物被法院查封。截止现在,坚瑞沃能累计被冻住银行账户 100 个,触及冻住金额合计 9112.02 万 元。固定财物累计被查封的价值约 31870.66 万元(不含新增 43 辆大型轿车,暂无法精确估值)。公信力损失、账户冻住、财物查封,诉讼接二连三……毫不夸大的说,坚瑞沃能现已迎来了“至暗时间”。关于如此局势,坚瑞沃能表明,现在公司面对严峻的债务危机和运营困难,大规模债务逾期致使公司及沃特玛很多银行账户被冻住、很多运营性财物被查封,出产运营遭到严峻影响, 在手的订单无法正常履行,其运营收入首要系为缓解债务压力,折价处置、变现存货等财物构成。依据最新布告发表的发展,现在,坚瑞沃能控股股东及实践操控人郭鸿宝、大股东及董事李瑶已接洽几家重视新能源企业的大型企业及组织,但到现在,没有与潜在战略投资者签署正式的协作协议。资金短缺成闪崩首恶 沃特玛牵手立异联盟真的错了么?事实上,深陷资金泥沼的坚瑞沃能也曾风光过。2016年9月,坚瑞沃能经过发行股票以52亿元收买沃特玛,在消防体系厂商的基础上,新增了动力电池事务,而沃特玛也成为了坚瑞沃能最大的赢利奶牛。2017年上半年,坚瑞沃能净赢利飙升43772.27%;2017年,在我国动力电池出货量排行榜中,沃特玛跻身第三,仅次于宁德年代和比亚迪。但好景不长,因为本身战略决议计划失误,扩张速度过快,内部管理失控加上新能源商场环境和国家方针调整等晦气改变,沃特玛堕入债务危机,各地工厂几近停产。坚瑞沃能方面表明:“假设公司无法处理资金及财物被查封问题,那么会构成开工率进一步下降,乃至全面罢工的危险。”国内第三到几近停产,不过半年。明显,债务危机成了坚瑞沃能闪崩的首恶,而这一切的本源离不开“沃特玛新能源轿车产业立异联盟”。2013年10月,由沃特玛牵头,联合18家上市公司一起建议建立新能源轿车产业立异联盟。沃特玛的思路很简单,即整合新能源轿车零部件体系,经过联盟的方法相互协作,构成一个政企协作、企业联动的新形式。实践操作中,沃特玛全资子公司民富沃能将会依据当地公交公司需求,给出整车计划,结合当地车企的底盘计划和车身计划,在联盟中的企业中去引荐,选用联盟中的中心零部件来配套。并凭借联盟的本钱和供给才能,进行更好的售后形式。

       这样的联盟形式,也取得了粗野增加的作用。到2017年末,联盟企业已在全国17省34市投进运营纯电动轿车4.5万辆,建成轿车租借网点近千个;累计投进移动补电车2300台,建造充电场站500个、充电桩超5000个。具有近200家中心企业、1000余家会员企业,产量累计突破了5000亿元。跟着新能源补助额度一降再降,以及三万公里等补助约束的出台,电池企业资金问题进一步凸显,而摊子越铺越大的沃特玛想要收手,已然来不及。截止2018年上半年,沃特玛应收账款高达87亿元。事实证明,利益联盟能够同富有,却难以共患难。巨额债务也终究让沃特玛及背面的坚瑞沃能深陷资金泥沼,所谓的联盟并没能伸出援手,沃特玛也成为电池企业的经典反面教材。毫不夸大的说,沃特玛成也立异联盟、败也立异联盟,但立异联盟又真的错了么?其实也不尽然,复盘沃特玛兴衰进程,固然有产品质量和内部管理上的问题,但更多的仍是对商场、对方针的过错预判构成了决议计划性失误,以致被巨大的企业资金缺口吞没。笔者个人始终以为,立异联盟如一江春水,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说时运不济也好,作茧自缚也罢,沃特玛确实是惋惜了。写在最终:其实,沃特玛的资金困局也仅仅动力电池职业的一个缩影。补助下降、原材上涨、商场挑剔、毛利下滑,电池企业本就运营困难,而巨额的应收账款就像一张张紧随的“催命符”。2018年上半年,宁德年代应收账款高达85亿元,国轩高科达53亿元,其他比如天劲、福斯特等电池企业,都背负着巨额应收账款,用句职业的玩笑话“谁家还没个上亿的应收账款呢?”但是,商场竞赛就是如此严酷,饭量决议食欲。未来的电池企业之争不仅仅是技能、质量的竞赛,也是产能、本钱、优质客户的竞赛。跟着日韩企业的东山再起,以及补助大概率的进一步下滑,电池企业的“厮杀”只会愈演愈烈。我国百余家电池企业,又能活下几家呢。作者:李阳